博客首页  |  [柳如是]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柳如是  >  心灵火花
防火墙内的私信(一)

34358

 真正为了子女的幸福,就应该学会使用人脑,而不是效仿兽脑,甚至学会吃人。在官场,你不做炮弹,就只能做炮灰。


●很多年以前看过一部英国片,一位未成年少女从寄养的祖父母家回到父母家,因寄养导致与父母形同陌路,父母的冷酷无情令人发指,这对夫妇疯狂地剥削压榨自己的亲生女儿,逼迫她无休止地演出,然而支付她的报酬只有所得收入的五分之一,并冠冕堂皇地美其名为代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好心人勇敢地向女孩揭露了真相,女孩自我保护意识被唤醒,她自觉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委托奶奶请了律师,重新选择奶奶为监护人,索回了属于自己的合法收入。然而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父母把子女当成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时可以索取、使唤、驱使、出卖虐待打骂冻饿剥削子女是天经地义的是个人家事,无人干涉。不懂子女是属于国家的财富,损害子孙利益,践踏子孙人权,就是糟蹋国家财富,藐视国家政权,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道德谴责的行为。中国人的麻木奴性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麻木到习惯成自然,打是亲,骂是爱,打打骂骂的流氓本性根深蒂固。

●励志教育是建国以来统治阶级设定最大的骗局,鼓励被统治阶级透支健康,无私奉献,沦为牲口,甚至鼓励献出生命抢救国家财产,以人为本实则是以钱为本,为统治阶级创造财富高于人的生命,极具煽动性和鼓动性,是极不人道的。 

 ●帖子连续被删,市机关一号笔杆吓得面无人色,哆嗦着说:“删帖还是好心人,若不删帖,直接举报法办,麻烦就大了,想唤醒民心?已经麻木了,还是少说为佳,明哲保身。”据说,海外发了敏感帖,回国在海关就被扣了。象新浪这样的网站都删帖,那还能说什么?
 
 ●涛涛:今天的头条新闻想必你也看了,四岁女童在零下十七度的严寒天气中仅穿一条单薄裤子和一双妈妈的凉拖鞋在床边照顾因工瘫痪的父母,一家三口,住在塑料棚里,只有一袋志愿者送到土豆,明显营养不良。执政党的政治信誉与经济信誉已经破产了,有点实力的纷纷移民,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执政党抓住末代机会变本加厉地压榨民众。而家里也一样,对子女薄情寡义,对兄弟情深似海的爷爷只要兄弟侄儿开口,就会毫不犹豫地出卖子孙利益,这次保住属于你的教育经费也是险胜,与旧家政斗争也是需要学习的艺术,你比表姐幸运,你妈是以人为本,舅妈是以钱为本,只问功名利禄,不问健康疾苦,不道德。
 
 ●弟:一个盗窃犯也值得爸源源不断地探监慰问送钱送物,连涛涛将来研究生学费都不愿继续承担,正如当初你被二叔忽悠放弃高考一样,他们是以钱为本,剥夺你的受教育权。上次所谓的发疯是忍无可忍,爸妈邀子女为他们祝寿是虚,要钱是实,用以支付他们家兄弟和侄儿开支,壮年男人们需要两个老人扶贫,而一无所有贫病交加无依无靠的女儿又被当作壮劳力驱赶出家门四处打工帮壮年男人养家糊口,充分说明不折不扣的毛派孝子贤孙就是虚伪的灭绝人性的变态杀手。
 
 ●涛涛:如果实在说服不了你妈放弃出家的打算,就打120急救电话请精神病医生上门服务强制治疗,爷爷奶奶多年来阻止你妈住院治疗是有私心的,害怕因家庭重男轻女暴虐女儿的恶行及后果公诸于众,掩盖真相和丑闻,你要当机立断作出决策,否则越拖越严重,尤其是到了晚年积郁更深,完全疯狂了,后果更不堪设想,只有你才有决策权,也可以授权舅舅代办。
 
●弟:不要动不动就拿钱说事,我没有那么低级现实,近墨者黑一点不假,当年我被父母逼得走投无路时而弟媳为虎作伥,我念其无知及与你的情份,从不与她一般见识,现在父母动不动就拿你们来威胁我,不知是以势压人,还是故意离间姐弟关系,今天我虚弱到极点,连饭都不想吃,爸算准了我无反驳之力,极尽羞辱挖苦诽谤之能事挑衅,并威胁说要请你们回家赶我出门,他们要把文革造反派对付他们的那一套变本加厉地用于子女身上,这是家人互斗的根源,他们要把当年的屈辱非人的折磨不折不扣地发泄在子女身上,直到逼死逼疯才解气。
 
●豪门富绔就是通行证,穷人的哲学就是躲在下水道里苟且偷生暗无天日,连放屁都担心天会塌下来砸死自己,这种现实谁都懂,穷疯子只敢拿亲人开刀,因为亲情无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08/11 10:53:57 PM
聊聊网络 当今世界,可以称得上网络世界,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人们在使用互联网以及局域网的过程中,会遇上许多疑难问题,根据本人的从业经验,在此闲聊一下网络,以飨网友。 当今网络理论,也不外乎两个范畴,一是“网络无限论”,这里说,“无限”的意思,就是“没有限制的意思”,其实,从广义来说,网络应该是无限的,一个国家,就不应该对网络多加限制,这就是法律范畴上的“公民知情权”,能翻墙来到这里聚会的许多网友,大概都是“网络无限论”的拥护者。另一理论,就是“网络有限论”,其鼻祖,就是中国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先生,是他发明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在国内网络中,设置防火墙,使千千万万众多网友,不能随意登录自己喜欢的网站,被剥夺了知情权。 当然,方校长也有他的理论,他不过是将全国的互联网,纳入他设置的一个局域网而己。将全国网络,当成一个公司的局域网,本公司的用户,不能随意访问局域外的网络。 于是,在网络世界,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就产生非常激烈的攻防网络战,许许多多的网友,借助一些海外的“网络无限论”的网络软件如“破网五剑客”的动态网,自由门,花园,火凤凰,全网通,千方百计爬墙,以翻过方滨兴设置的防火墙,使自己的电脑与国际接轨,从而使自己获得“知情权”。 另一方面,就是以方滨兴为首的中国网警,在网络范畴里,设置重重障碍,防止全国亿万网民与世界网络接轨,从而获得知情权。于是,当今中国大陆,一场激烈的网络攻防战,就空前的激烈。这也是中国大陆网络的大好事,从技术层面来说,在网络的攻防战争,就促进网络技术的进步。在防的方面,这就迫使许多网络管理机关,网络公司,企事业单位,不得不重视网络的研究,重视网络的开发,重视网络技术人员的使用。 另一攻的方面,许多网络用户,尤其是一些中青年网络发烧友,为了自己掌握知情权,就拼命去学习网络技术,于是,也产生许多“网络高手”,能驰骋在全球的网络世界里,当然,也产生许多负面作用,也产生许多网络黑客和骇客,在网络世界攻击,行窃,行骗,为非作歹。 其实,网络作为一门高科技,网络中人谁都知道,攻克容易防控难,攻嘛,要面面俱到,一点被突破,就全线崩溃。方滨兴的防火墙头,也不是无懈所击,但是这需要较高的网络技术。现在中共对防火墙的设控,也是达到非常高的技术层次。国内用户,若只是光凭“破网五剑客”软件,很难突破防火墙,即使你能爬墙,由于你电脑的设置关系,你爬墙后也是障碍重重,网速极慢,甚至蓝屏瘫痪。所以,想爬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