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柳如是]首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柳如是  >  心灵火花
我有罪——软弱了一生,我选择坚强一次

65499

 我有罪——

软弱了一生我选择坚强一次

在中国诋毁女人的利器是性,尽管她严重心脏病不育不孕不婚不管她有多么不堪只要是个雌的。诋毁男人的利器也是性,尽管他不举。

以为不会哭不会悲怮,尘缘的悲欢离合已然空,静默中忍不住悲从中来,软弱了一生,选择坚强一次,放空黑暗的恐惧生命的忧患,呼唤与生俱来的生命的本源,传递希望的火种,播种生命的绿芽,然并卵,习惯了黑暗的生灵对生命的召唤望而却步,恐惧这个可怕的病毒远胜于癌症的折磨,有一种绝望不是残疾贫穷饥饿,而是焦虑恐惧背叛欺辱摧残践踏鄙视抛弃。。。

拷问一个人随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染红灵魂,他们说会改变,染红的灵魂慢慢渗透一滴一滴地慢慢流血,我渴望痛快淋漓地流尽最后一滴血,灵魂的拷问结束在一刹那。

尝试着逃亡,逃离这人人找借口自相残杀的牢狱,而灵魂深处的根已经深深扎在这片土地,无法背弃无法抹去。心是忠诚铸成的,即使破了碎了也片片都是忠诚!

不知道这灵魂的拷问究竟羞辱了谁!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这度日如年的煎熬。

我无时无刻不在渴望死亡,安乐死。这样,一切都有了定论,生者得以舒缓安宁,死者得以慰籍安息!

一个人没有了食物还能维持七天,没有了水还能维持四天,没有了空气还能维持六分钟,没有了希望,连四秒都维持不下去。

没有谁能够接受我,因为他们相信我不会融入非人类。我是他们乌托邦的构建中的害群之马。

我有罪,因为我有一个不折不扣的党爸,从教书匠投奔到党旗下成为49后党员。

我有罪,党爸晋升为官爸,起伏跌宕九死一生。

我有罪,出生时就成为弃儿,党爸党妈双双坐水牢关牛棚奄奄一息。

我有罪,体弱多病营养不良四处流浪无家可归。

我有罪,患有严重自闭症、’社交恐惧症、忧郁症。

我有罪,一个丑女还有什么资本奢求活下去!

我有罪,处处遭遇歧视虐待欺辱……遍体鳞伤无处伸冤。

我有罪,党爸党妈沦为只剩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家暴成家常便饭……打死她打死这个丧门星干净,我不知自己原来在父母兄妹心里如此不堪,透心凉地彻骨寒。

我有罪,被冠以精神病剥夺工作、户口,无住所无收入甚至连最基本的医保都没有。我含笑面对死亡,没有什么比死更容易,活着太难太难!

我有罪,一次次被欺骗,被抛弃,尊严被践踏,人格遭凌辱。

我有罪,沦为罪犯流氓的玩物,因为我甚至连他们都不如,我没有户口,没有国籍,连公民的身份都没有。

我有罪,历经文革非人折磨的党爸只会机械地重复一句话:算了吧!

作品被剽窃,算了吧!

横遭街头小流氓凌辱,一夜间,白了头——被最信任的家人朋友恋人上司出卖了,低下头,发现胸口有一个洞,在汩汩流血,痛彻心扉……算了吧!

被乡下亲戚猥亵,算了吧!

遭遇雇请的临时工骚扰骗色并骗走巨款,算了吧!

被自己一手培植的接班人算计众叛亲离,算了吧!

一次次遭遇作践,凌辱,一次次地被逼到墙角,一次次退让,最终家破人亡陷入家徒四壁的绝境。

欺辱仍在继续发酵,人人补发的工资迟迟未到账,警衔工资住房公积金被一笔勾销,无住所,无工作,无伴侣,无孩子,无亲友……只有一支含辛茹苦地画笔。为了那百分之五的希望凄风苦雨踽踽独行。

命运靠自己逆转,我一直恪守信奉这个人生哲学,一次次陷入绝境,一次次选择沉默,一次次地死里逃生,但这次我无法再次选择沉默退缩,我选择坚强,哪怕因此而再次选入绝境,因为没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我要说,说出憋了大半辈子的心声,大胆地说出:“不!”

我要活下去,有尊严地活下去,再也不能忍受莫名地被欺辱苟延残喘地活!

一个人一生只要有足够地勇气呐喊一次就无愧于对生命的尊重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petition201701
   01/25/17 09:20:48 PM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改为天柱山市)有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实验,类似于邪教拉人入伙,就事论事地控制信息和迷惑人们的心智,使人们按照操纵者愿望改变自己,幕后对受害人接触的人或物或事情操控设局做局(极权主义),最终让所有参与的人(人身依附或单线联络)自发的走上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以实现其对受害人不可告人的目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实验一生,密控一生,操控一生,让受害人后半生处在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悲惨境地。安徽潜山县有权力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7! 关注73211部队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9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https://1drv.ms/1l8aSHq——手机微信15055472117 百度百科: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610办公室、极权主义、中国人权。